新能源上市公司融资结构特征和融资行为比较

【关 键 字】 新能源上市公司  融资结构特征  融资行为  国际比较
【摘    要】 本文选取2005-2015年中国沪深两市A股和外国新能源公司为样本,发现国外比国内公司外源融资占比高。A股新能源公司融资特征(偏好顺序依次为债权融资、股权融资、内源融资)和融资行为(偏好顺序依次为内源融资、借款、股权融资、债券融资)发生偏离说明现有外源融资通道无法满足企业在资本市场的融资需求,体现了当前资本市场的金融抑制以及债券市场的发展滞后。不同性质的企业和行业也呈现了不同的融资结构,这对理解新能源企业融资行为和优化融资决策有重要的意义。建议政府发行“绿色债券”来解决政府补贴新能源企业的资金缺口;增加债权融资渠道的多样性,扩大企业债在外源融资的占比;对中小型新能源企业适当增加折旧比例而成熟上市公司不宜折旧比例过高;减少金融抑制,降低其股权和债权的融资准入门槛。
 
一、引言
 
融资结构可分为内源融资和外源融资,内源融资主要包括折旧融资及保留盈余,外源融资则主要包括股权融资和债权融资。融资结构研究中最经典的理论是Myers和Majluf(1984)提出的优序融资理论,该理论认为理性的公司融资行为偏好应该是首选内源融资,其次是外源融资,在外源融资中偏好债权融资,最后才选择股权融资。Titman和Wessels(1988)、Fama和French(2002)、Frank和Goyal(2009)也相继证实了这个理论。优序融资理论与美国1956-1982年企业筹资结构基本相符,该时期企业61%资金来源于内源融资,债券发行占23%,而股票发行仅占2.7%(黄少安和张岗,2001)。国内学者黄少安和张岗(2001)以及肖忠泽和邹宏(2008)认为中国上市公司不符合优序融资理论,和美国的上市公司相比存在强烈的股权融资偏好。但是Chen(2004)却认为中国上市公司融资结构遵循“新优序融资”,即最偏好保留盈余,然后是股权融资,最后是债权融资。袁礼和国胜铁(2014)以2002-2011年中国战略新兴产业上市公司为样本,讨论了融资结构对企业生产效率的影响,发现战略新兴产业上市公司偏好债权融资,其次偏好股权融资,最后选择内源融资。
 
以往的文献默认为静态的融资结构特征本身就反应了企业的融资行为偏好。事实上,只有当融资偏好受到的约束较少时,融资结构特征才能体现出融资行为偏好的本质,近年来少数学者(Shyam Sunder和Myers,1994;Haan Hinloopen,2003)也注意到这个问题,并建议从企业融资的年份“动态偏好”为出发点进行研究。本文希望基于此问题做三方面扩展:第一,丰富新能源领域中国上市公司动态融资结构特征的探讨,并和国外大型新能源上市公司加以比较并发现区别背后的机制。第二,本文着重研究了中国A股新能源上市公司的融资行为,发现企业的融资行为在一定程度上和融资结构特征发生了偏离,反映了所面临的金融抑制和金融约束。第三,进一步从企业性质、行业划分的角度对新能源上市企业的融资结构特征加以分析,提出现象背后的原因并提出优化融资结构的策略和建议。
 
二、新能源上市公司融资结构的动态特征
 
表1 国内A股和国外新能源上市公司融资结构动态特征对比
 
注:表1中债权融资额是借款(含长短期借款和其他负债)+应付债券,股权融资额为股本+资本公积,保留盈余额为盈余公积+未分配利润,折旧融资为固定资产损耗 (以上所有数据均为年度数据)。外国新能源公司数据选取于英国帝国理工Bloomburg金融实验室的全球新能源指数(Global Coporate Renewable Energy Index 2015,GCRE),中国沪深两市A股新能源公司数据来源于Wind数据库。
中国新能源行业开始快速发展得益于2005年2月28日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可再生能源法》。由于2005年至今的样本公司数据获取没有断层现象,且样本公司总体发展趋于稳定,因此本文数据截取时段为2005-2015年。考虑研究的一致性,外国公司数据考察相同年份。去除ST上市公司后,我们获得外国新能源公司29家,沪深A股上市的新能源公司102家。
 
(一)中外新能源融资结构动态特征对比
 
表1和图1描述了中国和外国新能源上市公司融资结构(数据为年均值)动态特征。首先,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的新能源公司,都不遵循优序融资理论“先内源融资后外源融资”的说法,二者都体现出了强烈的外源融资偏好。外国公司在外源融资比例上高于中国新能源公司,反映了国内资本市场的金融约束。从内源融资上看,对于中国新能源上市公司,内源融资显著高于国外新能源上市公司。在折旧融资方面更是高出外国公司10个百分点,说明折旧由于其税盾效应在国内公司中还是得到了广泛的应用。此外还可以看出外国新能源公司动态特征表现稳健,变化不大,而中国新能源公司在2014年和2015年融资结构出现了极大的调整。
 
 
图1 中外新能源上市公司融资结构时序特征对比
另外,从图1可见无论是中国还是外国的新能源公司,股权融资都受到政策环境和股票市场的周期性影响。政策环境层面的影响体现在2010年中国“十二五”规划大力发展新能源后,可以看到A股新能源企业债权融资规模稳中有升,内源融资占比在2013年之前从14%快速增加到36%。股票市场方面,2013-2014年证监会收紧股权融资审批,关于抑制新股发行的规范性文件高达24个,意在抑制新股发行产生圈钱套现的行为,因此2013-2014企业在股权融资上偏保守。到了2015年,证监会松绑审批,重组、并购和增发成为很多新能源上市公司的融资途径。
 
从市场环境看,中国企业样本中一半的公司主营业务是太阳能光伏和太阳能相关设备产业,民企的股权融资在2012和2013年出现的异常下降的现象,和2012年欧美针对中国光伏产业反倾销、反补贴(“双反”)的诉讼打击有直接关系。欧盟是中国太阳能企业最大出口地,因此中国光伏企业出口容易受外部环境变化的影响而遭受损失。例如2012年年底不少国内中小太阳能企业遭受“双反”后资金链断裂。上海超日太阳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倪开璐因为光伏产业不景气、经营不善而被迫“跑路”。图1中最显著的波动是2014-2015年股权融资率大幅提高和债权融资率大幅下降。2014年底到2015年6月,中国经历了股票市场的大牛市,各路资金纷纷进入股市。2015年股市环境变好时,平均股权融资比例又回升到了43%。可见,股票市场在高涨的时期,新能源公司偏好股权融资,而且股市周期和公司融资规模和融资能力都密切相关。
 
本文认为债权融资占比高的原因有以下几点:第一,国内新能源行业特征决定了债权融资占比高。很多新能源企业具有自然垄断或政策垄断的性质,固定资产投资巨大,尤其是发电企业还有政府背书等便利,使得该行业贷款能力偏高。第二,对于可以产生巨大现金流的公司如新能源发电公司,债务的作用就更加明显:债权融资不但带来“财务杠杆”效应,还有效限制了超额现金流,利用债权增强了企业的治理,有利于企业保持控制权,避免管理层操纵盈余和过度投资的行为。第三,本文A股样本中超过30%的企业是国有性质的新能源企业,一方面由于国企和国有商业银行“双重依赖”,另一方面由于“内部人控制”的问题,使得国有企业负债率偏高的现象从90年代至今一直存在,体现了基于企业所有制的金融歧视。
 
(二)A股新能源上市公司融资结构分析
 
1.股权融资分析
 
2005-2015年间股权融资额总体波动较大,且伴随股市波动,不同的融资方式偏好发生改变。2005年为熊市底部,各上市公司均没有增加股权融资额。2005年股权分置改革后,迎来了2006-2007年的大牛市,这段时间企业主要采取增发和IPO融资,其中2007年通过定向增发获得的融资额占到当年新能源企业股权融资额的79%。同样,2014-2015年也是中国股市的大牛市,IPO达144亿元,增发融资达259亿元。
 
表2 年度股权融资额及各种股权融资方式占当年股权融资额百分比(单位:元)
 
总的说,IPO、配股和可转债融资对股市波动敏感,融资规模不稳定。定向增发近10年相对稳定,虽然也受到股市波动影响,但基本是企业最常用的融资方式,且融资规模也最大。配股主要是给予原股东的一种权利,和增发相比资金量难以预测,因为需要投资者自己在网上申请,操作不便且有专业障碍。可转债在股权融资中占比最低,这和中国可转债发行条件审核苛刻有一定原因。同时,债券市场的不发达和操作的复杂性使得很多企业不愿采取可转债融资,一般只作为债券融资的一种替代形式。
 
2.债权融资分析
 
本文对负债部分的主要融资方式进行划分后发现,在过去的10年间,短期借款在债权融资中平均占比最高,且在2010年以后短期借款占比稳定高于长期借款。从2010年《巴塞尔协议III》起草到2013年该协议出台,银行对于企业长期贷款表现出更加消极的态度。实际上,为了最大化监督效率,大多数银行倾向于为企业提供滚动式短期贷款,相当于通过短期贷款对企业绩效进行控制和评估,降低债权人的监督成本。
 
3.内源融资分析
 
A股新能源公司比外国新能源公司内源融资占比高,体现了现有金融体制下的融资约束和金融抑制。和国外主板上市公司折旧融资占比仅仅0.3%情况相比,中国A股新能源公司折旧占比是外国新能源公司的30倍,并呈现出U型趋势。从表1观察到2005-2014年新能源A股公司折旧融资占比基本稳定并趋于不断降低。笔者认为2015年折旧融资占比跨越性提高一方面体现了政策效应,即国家近两年新颁布的财税[2014]75号和财税[2015]106号文件①——鼓励企业投资,鼓励企业对固定资产全面实施加速折旧;另一方面也对应了2015年负债融资占比相对低,短期内用折旧来增加公司现金流的一种权宜策略。
 
表3 债权融资结构各部分占比
 
增大折旧融资可以增强企业在最近2年的资本开支动力。面对目前市场融资利率难以下行的情况下,新能源企业对流动资金的渴望更加紧迫,很多企业用折旧融资来暂时缓解眼前的资金困境。另外,高折旧体现了融资的税盾效应(tax shield effect)。Wiser和Pickle(1998)指出:税盾效应是新能源公司进行加速折旧最主要的动机,加速折旧可以鼓励新能源公司多样化投资和扩大再生产,尤其使新能源公司在发电领域和传统发电企业相比实现 “税收公平”。例如,美国收入税法第32条,对于新能源公司的固定资产如发电设备等采取“加速折旧”的税收方法来刺激新能源企业和高科技的中小企业来投资。该加速折旧不同于一般会计账面5%的折旧率,第一年可以高达80%的折旧率,之后每年20%的折旧率依次递减。英国企业在80年代的年折旧率甚至曾经达到了100%(Hodges and Brealey,1980)。实际上,在不考虑时间价值前提下,不同的折旧方法投资回收效应是无差别的。但是,加速折旧相当于把固定资产价值提前得到补偿,因此具有延缓部分税金缴纳、快速回收投资额的货币时间价值。
 
国外新能源公司没有更多采取加速折旧的融资方式主要是由于上市公司基本目标是实现股东价值最大化,体现为市值最大化。市值最大化背后主要有两个动因:第一,由于上市公司流通股流动性高且计价明确,是融资市场的重要抵押品之一。股东以所持上市公司股份进行质押,债权人以股价为基础对质押物估值。第二,股权分置改革后,控股股东可以在公司市值表现优异时令所持股份通过资本市场获取利益。加速折旧可以造成利润下降、市盈率过高进而影响股价下跌导致公司市值下跌,因此上市公司大多不愿意采取折旧融资的手段。
 
可见,A股公司把市值最大化作为目标,在市值管理中除非短期内对资金需求更强烈,否则不宜采取加速融资的手段。加速折旧的“加速效应”只有头几年折旧效应显著,随着计提折旧年限增加,加速效应也会显著边际递减,由于其持续性不佳,折旧融资比例不宜过高。
 
4.不同企业性质对融资结构的影响
 
基于先前学者对于不同企业性质对融资结构影响的相关研究,比如Dewenter和Malatesta(2001)用《财富》杂志500强公司数据证明了国有企业通常比民营企业负债杠杆高但是经营绩效却不如民营企业。Li等(2009)以中国企业为样本,研究发现企业的资本结构的差别有1/3来自于企业性质的不同,并且无论公司是否上市,国企的负债率都明显高于民企,尤其是长期负债国企更高。因此,本文同样把样本划分为国企和民营性质来看两者融资结构的时序特征区别。样本中的“国有企业”包括中央和地方的国有性质企业;非国有性质的企业我们统一称作“民营企业”,其中包括民营企业和公众企业②(如金风科技、凯迪电力)。本文对比A股市场不同性质下的企业融资结构时序特征的区别,样本中33%的企业为央企和国企,这部分上市公司和其余的民营企业比体现出了外源融资部分的巨大差异性(见图2)。
 
 
图2 国有和民营新能源企业融资结构时序特征对比
在2013年之前,国有性质的企业负债融资占比超过民营企业,而民营性质企业股权融资占比超过国有企业。样本中A股上市的新能源公司有32家是国有企业改制过来的,国有股和法人股占绝对控股地位,国有性质的新能源公司实际控制人是国务院或地方省市级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或国家部委(如诚志股份的实际控股人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国有性质的企业最大债权人是国有商业银行,而且国有企业和国有银行之间有“双重依赖行为”,即银行偏好优先贷款给国有企业。袁钢明(2000)对国有企业资金来源进行问卷调查发现,自从国家拨款改为银行贷款,国有企业选择银行贷款的优先程度,远远高于其他方式的外源或内源性融资,值得一提的是,企业无论资金短缺或是充足,都不优先偿还银行贷款,都愿意保持对银行的高负债。国有新能源企业强烈的债权融资偏好反映了国企对银行贷款的依赖,亦或解释成银行对国企贷款的偏爱。相比之下,民营新能源公司大多是中小企业,在市场中几乎处于完全竞争的状态,淘汰率远大于国企和央企。银行为减少不良贷款对民营企业贷款门槛也提得更高。在A股样本中,本文计算出国有新能源公司在样本区间10年负债总额,超出民营新能源公司共90.3亿元③。这一方面由于国有性质企业经济规模大需要更多融资,但另一方面也反映了金融体系的制度性障碍:银行不愿意贷款给民营企业而承担额外的风险,国有企业因为其国有性质而可以“大而不倒”。如果银行贷款给民营新能源企业,一旦不能还贷,银行的负责人还会被责问贿赂问题等,加上新能源企业本身受自然环境制约的不确定性,就造成了间接融资成本高且风险大的问题。
 
除银行贷款外,企业可发行债券,但是新能源企业发债在外源融资占比不多,不是其主要融资渠道。以光伏产业为例,根据太阳能光伏网(2014)统计,中国国内一共发行了15只中票、1只短融、3只企业债、5只公司债和3只定向工具,总计余额236.3亿元,且金额主要分布在中票,其次是公司债和企业债。即便发债占比规模不大,从发债主体企业属性来看,国有企业仍然是民营企业的2倍(光伏债24%为民营企业,48%是国有企业),且国有企业发债额占比最大,央企东方电气集团一家就发行50亿债券;其余为外商独资企业和公众企业发行的债券。
 
5.新能源A股公司融资结构行业异质性分析
 
表4 新能源不同行业融资结构特征对比
 
从表4可以观察到核能和其他公司的异质性最大,核能公司债权占比最高,股权占比最低。Brander和Lewis(1986)认为垄断性质的行业一般有更高的杠杆和负债。核能具有相对的资源垄断的特性,国有性质占比高,因此银行贷款和财政补贴的融资手段要多于通过发行股票的手段来融资。总的来说,除核能外其他行业间融资占比差别不太明显,地热能企业内源融资占比最高,体现出了高折旧融资的特征。另外,通过观察可知,几乎所有的行业都偏好债权融资,但太阳能和风能企业对于股权融资的偏好高于其他行业。
 
(三)A股新能源上市公司融资行为分析
 
为了考察企业融资行为的内在偏好,本文对债权、股权和内源融资每种融资方式进行统计比较。如果该年年度数据的融资方式占比有明显优势,则说明了企业该年融资行为上的偏好。对于研究行为的确定,本文沿用前人的研究思路,分别从债权、股权、内源融资几方面数据进行统计。借鉴Marsh(1982)、Mark Leary和Michael Roberts(2004)、Korajczyk和Levy(2003)、Haan L.D和Hinloopen(2003)的方法,债权融资方式中借款为企业长短期借款之和,与上年相比增长量超过总资产的5%则视为借款行为发生;内源融资行为沿用Mayers(1984)和Hinloopen(2003)“自由现金流和未分配利润”变量分析方法,即流动资产中现金量超过总资产5%,或者企业年末未分配利润超过总资产5%,则视为内源融资行为发生。企业债和各项股权融资方式均为企业当年运用该融资方式的融资数据。按照上述标准本文统计结果参见表5。
 
统计结果显示2005-2015年间,内源融资行为和银行借款居于主导地位,平均88%和52%的企业会采用这两种方式融资。同时数据显示除银行借款外,企业从融资行为上对股权融资的偏好要高于采用发企业债的形式。股权融资行为中,2010-2011年偏好IPO,从2014年起企业对定向增发的股权再融资方式表现出非常明显的偏好。由表5可得出A股新能源上市公司的融资行为体现的偏好顺序为:内源融资、借款、股权融资、债券融资,这与表1中观察到的融资特征顺序——负债融资、股权融资、内源融资形成了反差。形成这一现象的原因主要为:
 
1.融资行为体现了现有金融体制下企业真实的融资意愿,融资结构特征体现的是不同融资方式获得的资金在融资总额中的占比。内源融资中留存收益的主要来源是公司盈利,而国内新能源公司近十年营业增长率为23.29%,远低于样本中外国新能源公司近10年营业增长率(72.05%)。可是国内公司内源融资无论从特征上还是行为上,都远远高于国外公司,这点值得我们深思:A股新能源企业无法从外源融资获得足够的资金而被迫在盈利不佳的情况下采取内源融资,说明现有外源融资通道无法满足企业在资本市场的融资需求。这个现象符合Wiser和Pickle(1998)、Ng和Tao(2016)所提出的“亚洲新能源公司融资最大的障碍在于外源融资渠道多样性少”的结论。
 
表5 A股新能源上市公司融资行为
 
注:表中百分比为当年发生该融资行为的企业数量占当年总企业数量之比。
2.外源融资中除银行借款外,A股新能源上市公司体现了强烈的股权融资行为偏好。“优序融资理论”把股权融资视为不良信号,因为在其他国家,股权的增发往往意味着股东们要承担更多的风险;而在中国,现行的金融政策和制度使得股权融资的成本要远远低于国外,造成了国内上市公司对股权融资的强烈偏好(肖泽忠、邹宏,2008)。黄少安(2001)用股票投资股利、交易成本和股权融资公司控制几方面计算出来在中国股权融资成本在2.42%,而债权融资成本在4%-6%之间,即单位股权融资成本低于债权融资。从制度层面上分析,相对于债权融资换本付息的硬约束,国内股权融资处于弱而有效的资本市场,因此只存在软约束。很多上市公司不仅不给股东分红,不受公众或国有股东约束,而且股票发行的风险一部分还由国家承担,因此,上市公司偏好利用增发、IPO、配股、可转债等一切可能的方式进行股权融资。然而,过度依赖股权融资会在一定程度上扭曲企业融资行为。例如,公司作为地方政府政绩典型在没有融资需要时进行股权融资;亦或是通过“壳资源”获得超额收益等不利于资本市场健康发展的行为。从2014-2015年的牛市可以看到,上市公司无论是融资金额还是融资行为,都明显偏好股权融资,这也说明了上市公司在资本市场的投机偏好。
 
第三,近10年平均仅6%的企业采取企业债形式融资说明中国债券市场发展滞后,制约了新能源上市公司债权融资选择的空间。汪辉(2003)实证检验了上市公司发行债券的市场反应不但积极,而且从债券招股日期前3天到招股之日后两天企业都有超额收益,说明市场对企业债券是持肯定态度。目前企业债券发行量小,主要体现了由于金融抑制条件下对企业发债审批过于复杂和严格,债券受政策调控和利率变化等外界影响严重。另外,市场分割严重,跨市场发行受到制约,不同的券种所对应的监管部门也不同,多头监管和不能跨市发行降低了债券发行效率;而且由于债券市场体量小,流动性不足,债券对冲工具匮乏,使得企业不愿优先考虑企业债券的发行。
 
三、结论与建议
 
(一)主要结论
 
1.国内和国外的新能源公司都不遵循优序融资理论“先内源融资后外源融资”的说法,二者融资结构类似,都体现出了强烈的外源融资偏好。A股新能源上市公司的融资特征顺序为债权融资、股权融资、内源融资,但是融资行为体现的偏好顺序为内源融资、借款、股权融资、债券融资。A股新能源公司比外国新能源公司外源融资占比低,以及融资特征和融资行为之间的偏差以均说明现有外源融资通道无法满足企业在资本市场的融资需求,体现了当前资本市场的金融抑制以及债券市场发展滞后。
 
2.从企业性质上看,国有新能源企业更偏好债权融资,而民营新能源企业更偏好股权融资,体现了不同企业性质带来的金融歧视。
 
3.从行业区分看,国内各新能源行业之间融资结构差别不大,但核能由于其垄断性质,债权融资比重高于其他行业,太阳能和风能企业股权融资的偏好高于其他行业。
 
(二)优化融资结构的政策建议
 
不同的融资方式导致企业的风险程度不同、融资成本不同、企业控制人控制权不同,但就从表象融资结构特征来看,本文主要从外源融资、内源融资和金融约束的外部条件三个角度提出优化融资结构的建议:
 
1.外源融资角度,政府将企业信用转化为政府信用,发行以绿色产业为主题的政府债券。自2007年欧洲投资银行发行第一只绿色债券 “气候意识债券”(Climate Awareness Bond)以来,欧洲的绿色债券市场以高于50%的复合增长率快速增长,机构投资者众多。中国发行以政府背书的绿色债券,将筹得的资金给新能源企业作为政府补贴的资金缺口,一方面可以降低新能源企业的融资成本,另一方面可以提高新能源的产业发展,同时也为社会资本增加了投资渠道。对于商业银行来说,绿色信贷可以和银行的中长期项目打包做成绿色信贷混合的债券产品,这可以有效解决资产负债期限错配的问题,也可以多样化银行的金融产品类型,降低金融风险。
 
另外,对于A股上市新能源企业,应该加大债权融资渠道的多样性,增加企业债在外源融资的占比。发达的企业债市场对经济是一种保护,过分依赖银行信贷融资会增加金融危机等系统性风险。从一级市场获得筹资额和二级市场的交易状况,可以明显看到中国的证券市场上存在“国债强,企业债弱”的特征。国外成熟的资本市场,企业债券市场规模远远大于股票市场规模,债券、期货、期权、融资租赁和环保行业金融衍生品种类繁多。国内环保和绿色产业中的债券发行起步尚晚,加上一些新能源企业不能如期履约(如2014年超日太阳能和天威保变的公司因不能履约而被停止上市),新能源企业债券融资能力表现不佳。债券方面可以参考西方国家“绿色资产证券化”(green bond)的融资方式,令企业债和产业项目挂钩,债券由于有投资年限不必在开始时遭受还款付息的压力,因此有利于新能源企业发展。具体操作方面可以让大型金融机构出资、政府部门(环保部或财政部)部分资金入股或提供政府背书,亦或是让大型企业出资,以股权的方式投资,选择支持绿色产业的商业银行托管,为新能源的技术研发和整合提供项目融资服务。国外经验证明了有政府背景的股权基金投资参与绿色项目可以大大提高民间资本的风险偏好,有效募集社会资金。
 
2.内源融资方面,对于中小型新能源企业,适当加大折旧力度。加大折旧融资可以增强企业在最近两年的资本开支动力。高折旧的“抵税功能”(税盾效应)在目前市场融资利率难以下行的情况下可暂时缓解企业眼前的资金困境。加速折旧可以鼓励新能源公司多样化投资和扩大再生产,尤其使新能源公司在发电领域和传统发电企业相比实现“税收公平”。值得注意的是,对于成熟的上市公司则不应该过分折旧,因为折旧虽然暂时缓解了现金流压力,但是会给企业市值带来一定程度的下降。
 
3.外部金融约束方面,政府应放松资本市场的金融抑制,降低新能源企业发行企业债和股权融资的门槛。对于新能源企业的股权再融资或者发债,减少不必要的行政审批,放宽其准入门槛,或同等条件下优先审批新能源企业。很多企业不发债券的重要原因是审批程序太繁琐,银监会、证监会对拟发行债券公司要求非常高,发行速度的缓慢致使很多公司错失市场的良机。证监会对同等条件的再融资审批或企业债券发行审批时,优先审批新能源企业。债权融资方面增加银行的信贷支持,目前只有国开行、民生银行等几个金融机构支持新能源产业发展,中国需要更多的金融机构、产业基金、专项资金(如新能源专项过桥资金)来支持新能源企业融资。
 
注:
 
①财政部,国家税务局.关于完善固定资产加速折旧企业所得税政策的通知.财税[2014]75号,2014-10-20;关于进一步完善固定资产加速折旧企业所得税政策的通知.财税[2015] 106号,2015-09-17.
 
②中国的《公司法》主要规定了两种类型的公司,有限责任公司和股份有限公司,没有对公众公司下定义。总的说公众公司是指向不特定对象公开转让股票,或向特定对象发行或转让股票使股东人数超过200的股份有限公司。
 
③根据wind数据库样本中国企性质新能源公司2005-2015年负债总额108亿元,民营新能源企业负债总额17.7亿元。
 
参考文献:
 
[1]Myers Stewart C.,Majluf Nicholas S..Corporate financing and investment decisions when firms have information that investors do not have [J].Journal of Financial Economics,1984,13:187-221.
 
[2]Titaman S and R.,Wessels..The determinant of capital structure of Thai firms[J].Pacific-Basin Finance Journal,1988,(7):14-19.
 
[3]Fama Eugene F.,Kenneth R.French.The equity premium[J].Journal of Finance,2002,57(2):637-659.
 
[4]Frank M.Z.,Goyal V.K..Capital structure decisions: what factors are reliably important[J].Financial Management, 2009,38(1):1-37.
 
[5]黄少安,张岗.中国上市公司股权融资偏好分析[J].经济研究,2001,(11).
 
[6]肖泽忠,邹宏.中国上市公司资本结构的影响因素和股权融资偏好[J].经济研究,2008,(6).
 
[7]Chen Jean J..Determinants of capital structure of Chinese-listed companies[J].Journal of Business Research,2004 (57):1341-1351.
 
[8]袁礼,国胜铁.融资偏好会影响生产率增长吗?来自我国战略性新兴产业的经验证据[J].商业研究,2014,(10).
 
刘东姝
【作者机构】 北京大学经济学院
【来    源】 《企业经济》 2017年第6期P165-173页

在线咨询
了解我们
网站介绍
经营许可
常见问题
联系我们
横格论文网联系方式
售前咨询:0311-85287508
夜间值班:0311-85525743
投诉电话:0311-85525743
授权服务
代理征稿
支付方式
工作日 8:00-22:00
经营许可
机构信用代码证
杂志社征稿授权
企业营业执照
银行开户许可证
其它
发表服务
在线投稿
征稿授权